<track id="JjFjpSP"></track>
  • <track id="JjFjpSP"></track>

        <track id="JjFjpSP"></track>

        1. 【高清在线无码观影】提供欧美av排行,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欧美av在线k5手机电影网,欧美av高清,欧美Av片在线观看,欧美A级情欲片,欧美Av片在线观看,欧美av女星排行

          外国古书记载了哪些关于中国的鲜为人知的有趣史料?

          高丽好巧不巧的记载了蒙古人对东夏国的大屠戮(没错就是《盗墓笔记》里从云顶天宫地下爬出的万奴王之国)。

          金朝末年,在东北的统治因为蒙古的步步紧逼而土崩崩溃,契丹后裔耶律留哥起兵,向蒙古投诚共同抗金。而被金朝派去平叛的辽东宣抚使蒲鲜万奴,眼见不敌蒙古契丹联盟,干脆纠结自己的权势在东北称帝建国,也就是东夏(又称东真)。

          1230年的蒙古与东夏,起源自史图馆中国历代疆域变更,仅作参考之用

          东夏立国之后,很可能模拟渤海国设置“五京”(目前已经发明南京和北京的官印),并屡屡入寇高丽,抢掠物质,可谓风光一时。至于过去的对手蒙古,东夏与它在一段时光内坚持了平衡,蒙古使者前往高丽多从东夏借道。蒙古将领甚至对高丽出言说:“果与我结好,当先遥礼蒙古皇帝,次则礼万奴皇帝。”

          不过这样的和平状况并没有连续几年,随着成吉思汗西征,加上蒙古王子讹赤忻贪暴不仁,东夏决意跟蒙古破裂。此时的高丽也产生了和蒙古的种种冲突,于是当时高丽门下省长官李奎报便致书东夏,称蒙古残酷不仁,高丽刚将入寇的蒙古军击溃,盼望东夏协助机密侦察那些流散的蒙古军情报:

          夫所谓蒙古者,猜忍莫甚,虽和之不足以信之,则我朝之与好,非必出于本意。然如前书所通,越己卯岁于江东城,势有不得已,因有和好之约。是以年前其军马之来也,彼虽背盟弃信,肆虐如此,我朝认为宁使曲在彼耳......至今年十二月十六日,水州属邑处仁部曲之小城,方与对战,射中魁帅沙打里杀之,俘虏亦多。馀衆溃散,自是褫气,不得安止,似已廻军前去。然不以一时鸠集而归,或先行或落伍,欲东欲北,故不可指定日期,又莫知向甚处去也。请贵国密令侦牒可也。云云。

          然而,不久之后,就在金哀宗废弃开封流亡蔡州的同时(1233年),蒙古新大汗窝阔台命皇子贵由带领“左翼军”讨伐东夏。说到底蒲鲜万奴只不过在特别时代据险要而守才得了这么些年的国祚,如何能真的抵御汹涌而来的蒙古大军?仅仅半年之后,东夏南京沦陷,蒲鲜万奴被生擒。

          元初癸巳岁,出师伐之,生禽万奴,师至开元、率宾,东土悉平。《元史 地理志》从国王军征万奴,围南京城坚如立铁,查剌命偏将先警其东北,亲奋长槊大呼,登西南角,摧其飞橹,手斩陴卒数十人,大军乘之,遂克南京。《元史 列传三十九》

          《元史》中关于灭东夏的记录并不多,更没有提到南京城破之后,东夏百姓的下落。他们是和皇帝蒲鲜万奴一起被蒙古人俘虏迁走,还是四散亡命,光靠中国史书很难有结论。

          不过,刚刚提到的高丽宰相李奎报,他的《东国李相国文集》里还收录了一道《密告女真汉儿文》。这篇文章撰写的本意,是向深受蒙古残害的东北各族百姓宣布,我们高丽会敞开大门欢迎你们归顺。可戏剧性的就是,文中提到了南逃的东北各部族人,将东夏南京百姓最后的结局告知了高丽,那就是惨遭屠城:

          密谂女眞汉儿等官人。其每次所通事,一一知之。比来你每及回回,阿万等诸国人,厌随蒙古,投来我国者衮衮不絶。其人等皆来传你每所言云:“阿每久为蒙古驱逼,不堪其苦。又累载相从,细详其本心,其猜忍莫甚。然今之不杀阿每者,非爱之也。凡攻破诸国城堡,次欲借力驱使耳。若诸国摠亡,则必不存阿每矣。是故,顷者羊波奴甚愤之。方蒙古之伐东真也,率其属往其本屯,尽杀了留在男女,遂入石城自保。蒙古于癸巳甲午年间,攻其城杀了底,自是后常疑吾属者久矣,终必屠之可知也。闻高丽入都水内地甚宽广,又善遇异国归降者,各给口分地步,使耕而食之,其居可乐也。欲于此时逃出归投,但难于出去,姑侯其隙矣。”每来人所传如是,其言不可不信......果若尔言,则偕十人而来者,给廪食若干金帛若干。偕百人而来者,加等三倍,次次而上。

          癸巳甲午年间,也就是1233和1234年,可见李奎报笔下的“攻其城杀了底”,指的就是蒙古破城之后,对东夏首都南京进行大屠戮。

          东夏南京的城址所在基础可以断定。解放之后,在吉林图们的磨盘村山城出土了“南京路勾当公事之印”,印章上还有“南京行部造”和“天泰三年六月一日”的刻文。天泰年号只有东夏用过,磨盘村山城应该就是东夏南京。

          南京路勾当公事之印

          只不过依据《高丽史》的记录,1233年后,依旧有东真国。加上东北出土的带有“大同”年号的器物,很可能南京被屠城之后,东夏并没有彻底消亡,而是作为蒙古从属政权,其残余权势又在东北坚挺了半个世纪,最后才被元朝撤藩。

          磨盘村山城平面图铜则,相当于现在的砝码。这件铜则正面刻“大同六年三月x日,少府监监造官王守道,作头罗力,田钗牛,雨字号”,背面刻“铜埚,大小壹拾柒件,重贰斤”。大同很可能就是东夏后期年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