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JjFjpSP"></track>
  • <track id="JjFjpSP"></track>

        <track id="JjFjpSP"></track>

        1. 【高清在线无码观影】提供欧美av排行,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欧美av在线k5手机电影网,欧美av高清,欧美Av片在线观看,欧美A级情欲片,欧美Av片在线观看,欧美av女星排行

          如何以“我嫁给了我不喜欢的公子”为主题写一个故事?

          04

          酒楼一别之后,我和谢朗罕再会晤。他并不来找我,提松是他身边亲近的小厮,日日晚间都被派来我这儿一趟,只为了告知我:今夜他宿在书房了。

          也不知是在别扭什么。

          难不成我什么时候得罪他了?

          难不成是那天我在酒楼回望的那一眼被他看到,醋了?

          不管是或不是,事情总要一点一点掰开挑明的,究竟我二人已是夫妻。

          于是在谢朗宿在书房的第四个晚上,我端了夜宵敲响了书房的门。

          「你怎么来了?」他见我进门,底本还没什么脸色的脸突然阴森下来,模糊还见他瞥了我一眼。

          「来给你送点夜宵,听提松说你这几日都没好好用饭。」我觑了觑他的脸色,好像也没怎么缓和,注意到我盯着他了,又把头扭到另一侧,不肯看我。

          嗯,果真够拽。

          我吸了一大口吻,放下食盒,把碗碟一样样摆出来。

          「夫君不来吃吗?」

          他眨了眨眼。

          「不来吃一会儿就凉了。」

          他伸出胳膊拄起了头。

          「这一道道菜我亲手做了一下午,手都烫出了一个疱。」

          他放下拄脑袋的胳膊,捧起了一本书。

          「那好吧,那我收起来端走了。」我叹了口吻,伸手要收盘子,拽爷终于站起来了。

          「放那吧,我吃。」

          一口,两口……嗯,到目前为止,谢朗总共扒拉了七口白饭。

          时候差不多了,我问他:「可是因为我和沈昀的事赌气了?」

          他放下手中的碗,却不抬头看我,「什么事?」

          「我和沈昀少时就认识了,那日酒楼回看他那一眼,也不过是无心之举,你就别气了。」

          他抬起碗猛地扒了几口饭。

          「我没气。」

          「那怎么不吃菜?」我笑着看他。

          「不过是你的谄谀之物,我不须要。」

          「哦——,可是,这饭,也是我煮的啊。」

          拽爷听了这话,把碗往桌子上一磕,「我吃完了,你走吧。」说完大步迈向书桌,行云流水般几个动作下来,看起了公文。

          我没说话。起身,开门,摔门而出。

          背后的谢朗抬起了头,不由得发抖了一下。

          / 小谢今日有感:这女的,还挺暴躁。/

          05

          我娘从前教导我,当别人对你拽过了头的时候,你就应当给他点色彩看看。

          是以,当丫鬟小荷跑过来告知我谢朗过来就寝的时候,我眼疾手快嘴更快地把灯给熄了。

          我坐在床上静静地等,听着那脚步越来越近,停住,良久,又越来越远。

          翌日。

          我起得很早,因为答应了谢夫人去喝早茶。

          小荷端水来给我洗漱,我看她面露难色,便问了她一句怎么了。

          小荷圆圆的小脸上露出一抹羞愧与自责。

          「夫人,昨夜少公子来了却没进门,还吩咐奴婢们不要告知你他来过。」

          「哦——」我拍拍她的小脑瓜,「可是你提前就告知我了,是吧?没关系,我假装不知道就好了。」小圆脸向我投来了感谢的眼光。

          「不过嘛,帮你确定是要有条件的。」小圆脸突然一皱,我赶紧安抚,「放心,不是大事,不过我暂时还没想好,就先欠着吧。」

          小荷愁眉苦脸地答应了。

          用过了早茶之后,谢夫人就一直拉着我聊天。

          其实,别看谢朗拽得不可一世的样子,他家人还是很好的,虽然我目前只见过他妈。

          谢夫人拉着我的手:

          「银砾儿呀,怎么这几日看你清减了不少呀?」

          其实是这几日天热了,少穿了几层布。

          但这么说确定不太适合,于是我抹了抹眼睛:

          「没事的娘,我最近过得挺好的,真的。」

          整体上这句话凸显了我的坚韧与坚强,在细节的处置上,我还特意在话的末尾加了些颤音,这样显得更加楚楚可怜,惹人心疼。

          果然,谢夫人听了我这话当场就怒了,并坚信是谢朗欺侮了我,再联合他这几日都在书房睡,不去看我,谢夫人当场放话,她必需整理这臭小子一顿,以告慰列祖列宗的先灵。

          劝是确定劝不住了,唉!

          不过好在我没劝,也倒省了自己的事,美哉,美哉。

          第二天一早,小荷告知我,昨夜老夫人把谢朗叫过去狠狠地骂了一顿,还罚了他跪祠堂。

          我哦了一声,表现知道了。小荷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

          「夫人,公子现在还跪着呢。」

          跪到现在?「他不上朝了吗,今天?」

          「老夫人阐明天正好是休沐日,就让公子跪十二个时辰,长长记性。」

          要是真跪够了十二个时辰,那腿还能要吗?小荷见我脸上现出担心,为我宽心,「没事的夫人,公子常常这样跪的。」

          我:......

          不愧是拽爷,真强。

          不过这么跪下去也不是措施,我让小荷走一路去告诉老夫人,我走一路去祠堂。

          营救拽爷打算正式开端。

          祠堂。

          谢朗听见有人进来,回了一下头,之后没再多分我一眼。

          「你来干什么?」

          我看了看他,估量是跪得久了,腿都有点抖,不过背还是挺得笔挺。

          风流俊逸的小谢大人这几天一直跟我气鼓鼓的,拽起来其实还挺可爱的。

          我清了清嗓子,「我来陪你跪一会儿。」

          「不用你陪,」看我半天没说话,他又补了一句,「地上凉。」

          我转身,出门,关门的瞬间好像看见了谢朗回头看我。

          我从隔壁挪了一张厚厚的圆垫子过来,又回到了谢朗那间屋,「那我陪你坐一会儿吧。」

          一进去,看见谢朗亮晶晶的眼睛。

          嗯,还不错。

          我把厚垫子给了他,自己坐在拜垫上。

          祠堂很空,也很宁静,静得听得清我们彼此的呼吸。静得,有点恐怖。

          我决议找点话题,比如:

          问他累不累,得到了一声「嗯」。

          问他困不困,得到了一声「嗯」。

          问他膝盖痛不痛,得到了一声「嗯」。

          ......

          「你盘算就永远这么不搭理我了?」

          「不是。」

          哦,「那是因为被罚跪了才改主张的?」

          「不是。」

          「那——」我正要再问,却被他截住了话头,「下次休沐,一起去放风筝吧。」

          谢朗说出了几日以来最长的一句话。

          我愣愣地点头,答应了。

          06

          离下次休沐还有几天,我决议弄点东西到时候送给他,给他赔罪,究竟他被罚跪,全是由我而起的。

          想来想去,我决议上街看看。

          逛至下午,终于看到了适合的东西。

          我看着眼前的白玉冠簪,整体通透,没什么杂质,挺符合谢朗的气质。

          正要付钱,却被掌柜的告诉这支簪子已经被订出去了。

          「没关系,让给这位小姐吧。」我循声寻人,发明来人竟是沈昀。

          沈昀从二楼下来,冲着掌柜又说了一遍,「让给这位姑娘吧。」

          我抬头看他,还是那般温润的笑意,我垂下眼睛,「那多谢沈大人了。」遂掏出银子,转身欲走,却被他牵住了袖子,「白榆,你……你多珍重。」

          「知道了。」我抬头看他,那双眼睛没再看我,那只手也松开了。

          我冲他一点头,走了。

          回府。

          我坐在床上,这次没那种难受的感到了。

          很好。

          正事都做得差不多了,我拿出我的茶具,在夕阳下煮一壶茶。

          浮浮沉沉,人生百态,尽于一盏之间得显。

          我放下手中的策论,才发明谢朗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我身后。

          我一回头,刚好撞上了他的眼睛,眼波相接,了无痕迹。

          「你来了?」我伸手拿过一个新的杯子,给他倒上些许,「尝尝?」

          他绕过我坐到了对面。

          「不错。爱好茶?」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是爱好境界。」你这拽爷,当然不懂。

          「不冷吗?」

          我摇摇头。

          他起身,到屋子里拿了件披风递给我,回书房了。

          07

          又一个休沐日。谢朗早早地唤了人叫我整理,我因为昨晚看了个可怕的话本子,折腾了半夜才睡着,是以直到坐上马车,我还是昏昏沉沉的,大脑一片空白。

          谢朗见我精力不济,也没多说,只是拿了他身后的软垫供我靠着补眠。

          没想到拽爷这么体贴,我斜倚在软垫上,慢慢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仿佛听到有人一声一声唤我「星星」。

          「到了——」我被叫醒,掀开帘子看了看,景致还不错。

          我们下车,找了个空旷的处所,欸,「不是说放风筝吗?风筝在哪?」

          「提松去拿了,在后面。」

          没过多久,果然看到提松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两个奇形怪状的东西。

          我展开一看,好家伙,一个蜈蚣,一个蜘蛛。跟我整雌雄双煞呢?

          我抬头,尽量用合理的表情面对谢朗,「为什么……都是这么恐怖的贴画?」

          谢朗看我伸手展开,底本眼角还隐隐含着笑意,听了我这话却改变成一脸的不快:

          「你不爱好?」

          我……我其实也不是不爱好,就是没想到谢朗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心坎这么狂热。

          我摇摇头,看着他神色一点点好起来,他把那个蜘蛛的递给我,把着我的肩膀转了个方向。

          「朝这儿跑,笨。」

          我跑了两圈都没放起来,累得不行,只好就近找了个山坡坐下了。

          谢朗倒很厉害,一会儿就放得很高。

          我坐在软软的草地上,远远地看到,他牵着他的蜈蚣过来了。

          「放不起来?」他朝我伸手,「把你的拿过来。」

          我看着谢朗一点点跑远,没过一会儿,他就牵着我的蜘蛛回来了。

          他把风筝递给我,顺势坐在了我旁边。

          风从后面吹过来,带来了一点青草的味道,还有谢朗身上很特殊的阳光的味道。

          我从身上掏出一个盒子给他,他接过展开,露出的是那天我买的冠簪。

          我看着他的眼睛一点点亮起来,问他要不要戴上看看,然后他说:

          「不要。」

          ???

          爷当时就赌气了。

          他把冠簪收回盒子,仔细心细地收好,不管我了。

          我突然想起马车上隐模糊约听见那几声召唤,就问他,「之前,马车上,是你叫我星星吗?」

          拽爷斩钉截铁地回我,「不是。」

          「哦,那是蜈蚣叫的,还是蜘蛛叫的?」

          拽爷的神色,红了又青,青了又白,又变了。

          我拍拍小伙子的肩膀,「说吧,你和我之间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故事?」

          他不自在地问我,「你真的不记得了?」

          我摇摇头,确切不记得我跟他之前有过什么交集了。

          「小时候……有一次我爹带我去你家赴宴,你和我玩了一整天,我们放了风筝,去了酒楼吃饭,临走的时候,你还和我说,你长大必定会嫁给我。」

          啊这,「你居然一口吻说了六十六个字?」呸,不是,「冒昧问一下,那年你几岁?」

          「七岁。」

          「谢朗,你是不是人啊还?朝一个三岁小孩骗婚?!」

          谢朗不说话了。

          我看情况不好,赶忙上去补救,「你知道的嘛,三岁,那么久了,我记不起来也正常。」他点点头,还是不太愉快。

          「那个时候身边的丫鬟老是说什么以身相许的故事,我还认为嫁人是用来表达谢意的。不是故意诓你的。」

          他转过身去,冷哼了一声,「这你倒记得明白。」

          08

          放风筝不欢而散之后,谢朗倒是没再保持在书房持续守着,而是搬回来和我一起了,只是不爱和我说话。

          想到这儿,我长叹一口吻,唉,那一口吻跟我讲六十六个字的日子,毕竟是过去了。

          我看了看桌对面正吃早饭的谢朗,上高低下扫了几遍之后,嗯,找到突破口了。

          「我给你的冠簪怎么不戴?」我顿了顿,「你嫌不好看?」

          闷葫芦正一口一口低头喝粥,闻言抬起了头,「没有。」

          「那你是嫌上不了台面?」

          「不是。」

          「哦,」我起身走向他,「东西放哪儿了?拿出来戴上。」

          他让我回去坐着,他去拿给我,我看着闷葫芦不知道从什么角落拿出一个精巧的雕花木盒,比我当初送他簪子那个盒子大了很多。

          他打开,拿出一个稍渺小点的盒子,从怀里掏出了一把钥匙,把这个盒子打开,终于拿出了我当初送的那个盒子。

          我走上前去想帮他戴上,却被他躲开了。

          他一脸正色看着我,「你刚刚吃了油饼,没净手,不许碰。」

          于是在我净手净脸焚香沐浴之后,终于为小谢大人戴上了他的簪子。

          给我搞得都快忘了这簪子是我送的还是大罗神仙送的了。

          真好。

          从前我总不信祸从口出的道理会落到我的身上,没想到今日应验了。

          事情还要从早上我逼着谢朗戴上那根簪子开端说起。

          我这边警惕地把那簪子插到冠上的细孔里后,显明看到他的脸色也明朗起来。

          「之前怎么不肯戴?」我存了心思揶揄他两句,虽然明知道他不会回我,「怎么?怕脏?怕丢?怕弄破?」

          他嗯了一声,就起身要走,我叫住他,「簪子嘛,脏了破了丢了我都可以再送你个新的,没事的。」

          他点点头,上朝去了。

          可是薄暮他回来时神色却不对劲,凌晨明明是愉快的样子,这时愉快劲儿却一点都没了,看上去阴森沉的。

          我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肯说,只是叫我先吃饭,吃完饭再讲。

          一顿饭吃得闷无声响,逝世气沉沉,好不容易吃完了,我把丫鬟们都支出去,凑到他身边问他,「怎么了呀,今天?」

          「是朝里的事不顺?」

          他把手伸到我面前,展开,白日里我亲手给他戴上的簪子此时正安宁静静地躺在他手掌上。

          是又舍不得了?「怎么了?不是叫你不用那么细心的吗?怎么还是给摘下来了呀?」

          我伸手去拿,想帮他重新戴上,他却把东西收了回去,「这东西,是沈昀送你的,对吧?」

          什么沈昀送的啊?我连忙反驳,「不是啊!这是我自己买的。不过那天我看中之后才知道这东西早先被沈昀订下了,也是赶巧,那天他刚好就在现场,就把它让给我了。」

          谢朗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他高了我不少,这样对着我站着,压迫感极强。

          「真的是我自己买来送给你的。」我抬头看他,眼光诚挚。

          可我却看见谢朗的眼睛有点红了,他缓缓启齿,狠狠地戳了我一下:

          「你知道吗?沈昀说,这簪子,是他送给你的。白榆,你竟如此对我!」